百家樂是一種哲學,職業玩家教你玩

我這個人平時有功夫總是習慣於捧讀我喜歡的書,不願意打百家樂。但在逢年過節親友相聚時卻是打百家樂的積極分子,我覺得打百家樂是一種很好的智力遊戲,是一種老少皆宜的娛樂方式,其中妙趣橫生,玄機多多。有人說,讀書雅,打百家樂俗,我不這麼看。我覺得讀書也好,打百家樂也罷,那是蘿蔔青菜各有所愛,兩者沒有雅俗之分,貴賤之別。有人反對人們打百家樂,我卻認為打百家樂是個人自由,不應反對。現在中國打百家樂的人很多,所謂“地不分南北,人不分老幼,時不分晝夜,”百家樂已與中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,密不可分。

我想,百家樂在中國來講,不僅僅是一種玩法,它是一種迷,一種標誌,一種現象。百家樂身上包容著深刻的社會內涵,但由於它的普遍又常見使我們對它熟視無睹。

我認為,百家樂寄託著中國人的生存理想,也許,百家樂現象比足球現象更耐人尋味、發人深思,百家樂是一種哲學。

百家樂體現了機遇均等。要打百家樂,就必須組成一個四人的臨時小單位,只要你願意,進入這個小單位那是一件簡單的事。朋友、同事、同學、戰友、鄰居、老鄉、或者陌生人之間都可臨時動員起來,自由組合,這裡沒有學歷、年齡、職稱、性別、關係等方面的限制。完全不怕這不怕那,理直氣壯地加入就是了。現在進一個單位特別是一個好單位實在太難了,不說當正式工,很多單位招臨時工,條件是30歲以下,本科學歷以上,即便你有了這些條件,如果沒有關係還是不行。進單位難,進好單位更難了,實際上就是就業難。我猜想,一些人自願組成一個小單位娛樂娛樂,大概是從心裡尋找一種平衡和解脫。

百家樂體現了公平原則。百家樂中的遊戲規則由大家共同制訂,規則一旦定下來,每個人都無條件遵守。百家樂桌上的輸贏勝敗是在同一規則之下公平較量,這裡不分官大官小,不分大人小孩,不分男人女人,不分高低胖瘦,不分父親兒子,不分名人百姓,不分窮人富人,一律一視同仁,在這裡,特權不起作用,金錢不起作用,關係不起作用,陰謀不起作用,大家憑的是牌技和運氣。也許,現實生活中,我們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實在太多了,找工作、晉升、搞實業等,哪項沒有關係網和金錢的干預,哪項沒有幕後操縱,哪項沒有貓膩。其實,社會各個領域,真正實現公平競爭的地方有多少?中國的關係網、金錢網、裙帶網到底有多大、多廣、多深,有誰說得清。可當我們坐在百家樂桌上的時候,驚異地發現,這貌似醃髒的地方其實是一塊淨土,這裡是真正意義上的公平競爭,而正由於這是公平競爭,才使打百家樂這一活動趣味無窮,因而我從心裡對打百家樂的人有幾分理解。

百家樂桌上達成是完整的民主規矩,在制定遊戲規則時,每人都可以發言,每人的意見都會得到尊重,誰也不能獨斷專行,在百家樂桌上,沒有領導帶頭、沒有權威,人人都是百姓,大家是絕對平等的,為了體現公平、民主、秩序,百家樂桌上實行的是輪流“坐莊”制度,按一定順序人人可以輪到坐莊權,而這種坐莊權是十分有限的勢力,實際上就是先抓牌,先打牌的權力;百家樂桌上每個人又都是監督員,同時也是被監督者,假如有人在打牌時作弊,人人都可理直氣壯地予以揭發,一旦事實確鑿,那麼作弊的人便會遭到嚴格的懲處,毫無迴旋餘地,由於民主制度的存在,因而在百家樂桌上很難作弊,也不敢作弊,可以說實行民主是根除作弊的最好辦法。

百家樂體現了公正的原則,每個人打出的牌公開,吃進後組合的牌也公開,和的時候要把牌推倒,亮底,讓大家來看個明白,百家樂每個環節都公開,應該說在百家樂桌上搞不了暗箱操作,公開是暗箱操作的死敵,其實公開與公正是緊密相聯的,公開就是把事情放在陽光之下,事實上凡是那些醜惡的東西才容不得陽光,正大光明的正義事業從來就不怕公開,假如打百家樂不公開那是一種怎樣的結果呀,比如張三說一聲,我和了,我贏了,卻不讓大家看牌,這和有誰肯承認,有誰肯服,可在現實生活中,又有多少事情就像張三一樣,不敢亮出自己的底牌,卻聲稱和了,對比我們很多人已習以為常,然而有趣的是,這種弊端,在百家樂桌上卻不曾發生,因而我這樣想,打百家樂完全可稱得上一種高雅的活動,說其高雅不在其表面,而在於它的本質。

百家樂桌上個人的權利得到充分的尊重,個人擁有完全的自由,你如何打牌那是個人的事,沒有人干預,沒有人強迫,在百家樂桌上,個人的意志得以充分的展示,自己的大腦真正長在自己的肩膀上,個人的主觀能動性得以充分的發揮。而你在學校、在工廠、在機關、在醫院就不一樣了,在學校,老師是權威,老師讓你怎麼辦你就得怎麼辦,老師說對就對,說錯就錯;在工廠,廠長說的算,廠長讓你向東,你不能向西,讓你下崗,你不敢說不;在機關,領導就是標準,你按領導說的辦就行,想別的,門都沒有;在醫院,醫生是真理,你只有服從真理的份,想否定醫生,膽太肥了吧,而在百家樂桌上,自己是自己的主人,自己的命運真正地掌握在自己手中,通過打百家樂,感到自己真實地存在。而在別處,可能感到自己若有若無,恍恍惚惚,若隱若現,可貴的是,百家樂幫我們找回了自己,百家樂可謂功不可沒。

說到底,百家樂溶入了我們的無奈與失落,同時,又寄託著我們的希望與抗爭。實際上,百家樂本身是一種百姓的民意反映,說它有害,是因為很多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,顯然,人們沉醉在百家樂中的公平、公正、民主、自由,而這與現實生活中的公平、公正、民主、自由畢竟是兩碼事,過度地沉醉於百家樂之中,可能會消磨我們的意志,使我們所真正追求的公平、公正、民主只停留在三尺桌面,豈不可悲。

也許,我們的社會需要有很多人把百家樂規則推廣到整個社會,應該說我們社會正向公平、公正、民主、自由方向邁進,重要的任務是積極推進這種進程。
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